徽商银行高层储备捉襟见肘 公众持股逼近停牌线

2021-01-09 06:05 分类:AG视讯首页 来源:admin

  今年2月,徽商银行在撤回A股申请时回应媒体称“无法满足证监会的申报要件要求”,并发布公告提到“鉴于仍需就相关法律法规及中国证监会要求所涉及的部分事项与个别董事和股东进一步协商”,让人联想到大股东中静系,但据知情人士透露,高央董事(中静提名的董事)在徽商银行撤回A股上市申请的董事会决议时投出的是反对票,但并未起到任何的作用。

  据悉,中静公司此前曾多次表示一直支持徽商银行上市,但认为徽商银行对公司治理问题应进行整改,整改后才符合证监会的上市要求。那么,中静系所指的问题都有哪些?为进一步厘清市场关注的公司管理层储备短缺及与股东的分歧,日前,《投资者报》记者也特别采访了徽商银行、中静公司及相关人士,并得到部分回复。

  根据券商中国消息,安徽省委组织部已于6月29日(周五)中午发布干部考察公示,徽商银行现任党委副书记、监事长、纪委书记张仁付拟出任徽商银行行长一职。

  可是,新行长的拟任公示为何晚了半年?根据年报和公告记者发现,彼时已满60周岁的徽商银行董事长李宏鸣,虽然在去年12月已辞去在徽商银行相关职务,由时任行长吴学民接任,但直至今年5月10月,吴学民才接获中国银监会安徽银监局关于任职资格的核准,并将根据公司章程变更相应法定代表人,从原董事长、法人代表李宏鸣手中正式接棒。

  但对新任高层来说,一个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徽商银行面临严重的高级管理人员流失、断层、老化等问题。比照2013年港股上市之初的年报和2017年最新年报的高管人事表,《投资者报》记者发现,高管人数从2013年10名降至2017年末的8名,6位2013年起任职,整体平均年龄超53岁,且相比之前的独立任职,现在的人手更显紧张。

  其中,3人身兼数职:董事长吴学民暂代行长职责、行长助理易丰兼董事会秘书、行长助理夏敏兼合肥分行行长。高管团队中最年轻的两位70后一是夏敏,二是2015年起任行长助理的盛宏清,而最年长的首席信息官陈皓比李宏鸣小1岁,今年7月将满60周岁。此外,“一代行长、三副行长”的架构不仅不及上市初的“一正四副”,也不及相近区域上市城商行如

  的“一正六副”和宁波银行的“一正五副”架构及年龄结构,渐渐落伍于第一梯队。与此同时,董事长超期服役、独董难产的问题依旧未解决。“独董辞职,要求换届不换。2017年4月,徽商银行发布关于增补第三届董事会3名独董及监事会1名外部监事、1名股东监事的公告,董事会办公室后来通报,共有5名股东合计提名12名独董候选人,其中中静系提名6人,但一直拖延到今年3月,报到银行人事提名和薪酬委员会的提名独董的人选只有股东铜陵有色

  推选的候选人周亚娜一名,却没有其他股东提的11名独董候选人。最后也原封不动的报到了董事会,最终到了2017年度股东大会上,可以说是其他股东的提名权就这样被非法剥夺了。且三届董事会超期服役已近两年,独董纷纷辞职,董事会早就应当换届了,而非增补独董。”知情人士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未解决公众持股低难题

  除此之外,徽商银行还面临公众持股低的窘状。从徽商银行6月29日发布的公告来看,徽商银行H股的公众持股量已从去年12月初的16.92%降至15.66%,不仅持续低于港交所规定的最低25%的水平,并进一步逼近15%的停牌线。

  对此,徽商银行向《投资者报》表示:“公司一直积极寻求在实际可行范围内尽快恢复本行公众持股量的解决方案:一、商请本行主要股东减持其所持的本行股份。二、在充分考虑市场情况和周详计划的基础上,择机推进H股配售工作。三、积极争取重启A股IPO事宜。并依据香港联交所上市规则,定期刊发公告以向投资者提供我行公众持股量的最新状况。”

  但当记者向中静公司询问徽商银行有无就减持事宜来与中静公司协商时,中静公司表示:截至目前,徽商银行没有来人正式与中静系公司商谈过减持事宜。关于公众持股量不足的问题,最现实、最迅速的解决方案就是H股配售。因股东大会每年都会批准一般授权,允许董事会在额度内增发。如银行需进行H股配售工作,其实随时可以,但徽商银行一直未做,很遗憾。

  根据中小股东《意见》修改分红方案已有案例,公司治理中,各方观点不同很正常,求同存异,依规而行才是正确的,还是希望徽商银行继续完善公司治理,以符合A股上市要求,也希望徽商银行发展越来越好。■责任编辑:李锋